当我们说起巴菲特(Warren Buffett),很自然就会想起一句古老的格言:“钱能生钱。”

  不过,如果你不是巴菲特,而是巴菲特的盲目模仿者,这话就必须加上若干后缀了:“钱能生钱,但前提是你的名字必须叫做巴菲特,不然的话,哪怕你有钱,这钱也生不出新钱来。”

  这就是投资者目前所面临的真实世界。上周五,巴菲特宣布通过伯克希尔(BRK.A,BRK.B)向身陷困境的美国银行(BAC)投资50亿美元,震惊了华尔街。

  简而言之,只有对巴菲特而言,这才是笔了不得的大买卖,而对其他人而言,这很可能就会招致损失。

  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基于两大原因。首先,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巴菲特的投资是对美国银行的雪中送炭之举,此举的意义一是在于为他们提供非常需要的现金储备,二是在于再一次强调巴菲特是银行大股东这一事实,这两者显然都会大大提振股票的表现和投资者的士气。最终,巴菲特可能会拥有这家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银行6.5%之多的股份。

  其次,或许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在于,美国银行其实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他们仍然是属于“太大而不可以倒闭”的机构,在政府必须支持之列。因此,尽管他们增加了一些短期资本——相对于他们所真正需要的其实是杯水车薪——但是,交易最终归根结底会损害到其他股东的利益。

  事实上,巴菲特的交易是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了,而非相反,因为由此派生出了新的成本。

  可是尽管如此,仍然有许多投资者愿意把自己的钱交给巴菲特打理,似乎付出怎样的高价也在所不惜。在消息爆出的第一个小时之内,美国银行的股价大涨了24%,而周一,美银宣布卖出中国建行的股份之后,该股价格还继续攀升。

  其实,关于这一场狂欢的最令人吃惊的事情是在于,这样的游戏巴菲特之前就已经玩过了。他投资通用电气(GE)和高盛证券(GS)等困境玩家的举动都曾经造就出成千上万的迷你巴菲特,后者一切都愿意唯奥马哈的神祗马首是瞻。

  比如,巴菲特在2008年投资通用电气30亿美元,当时的通用电气股价大约是每股24美元,而现在,该股的价格大致是16美元左右。

  那些跟着巴菲特投资高盛的人,情况也好得有限。当初巴菲特买进优先股时,高盛的股价是115美元,而现在该股也不过116美元。

  与此同时,必须指出的是,巴菲特的持股可以得到特别股息,两笔交易当中都有10%的相应年进项,而普通股持有者所得到的,却只有1%到5%。通用电气在得到巴菲特投资之后的不到六个月当中,就将其普通股息削减了三分之二,而投资者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高盛在今年归还了伯克希尔的投资,但是高盛的股东却为此付出了17亿美元以上,其中包括两年的股息,以及一笔5亿美元的特别归还红利。类似地,通用电气也掏出了10亿美元的股息。

  那么多人还要去跟风追逐美国银行,实在是让人抓狂,因为眼前的这笔交易和之前的那两笔是非常相似的。银行将为巴菲特支付每年6%,即大约3亿美元的特殊股息,而且巴菲特还有权在未来十年之中再追加投资50亿美元,股票的买进价格定为每股7.14美元,比声明发布时的价格还低。

  当然,前述这所有一切都与美国银行的基本面无关。他们的麻烦主要是来自从Countrywide Financial美林继承的抵押贷款遗产。仅仅上个季度当中,为了就坏账相关指控达成和解,他们就掏了80亿美元的腰包。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