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汇市不是政策市?

  2003年上半年,国际汇市风云变幻,不知打破了多少国人关于“人家的市场理性”的天真判断。如今,恐怕没有人敢断言“国际汇市不是政策市”,这也许让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货币政策在一国经济中的重要作用。

  市场不是万能的,没有政府在关键时刻重拳出击、引导投资方向是万万不能的。小到一国股市、大到国际汇市,我们不难在新世纪的第三个年头嗅到各国政府干预市场的味道:以自由市场标榜的美国、对币值表现清高的欧元区、崇尚干预的日本央行、低调的瑞士……可以说,在世界经济振翅难飞、美元贬值由幕后走到前台之际,没有一种主要货币的当局可以坐怀不乱、无动于衷。

  弱势美元:掀起你的盖头来

  今年上半年国际汇市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弱势美元政策借著官方语言“粉墨登场”。美国政策制定者们很好地利用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先是装腔作势:“美国仍然奉行强势美元政策”、“强势美元政策依然没有改变”;接著半推半就:“不太了解强势美元政策的含义”;最后将其扶正:“美元下跌是有秩序的调整,没必要大惊小怪”,这些都是出自美国财长大人之口,时间是今年3月份。结果,美元成功贬值,与去年年底相比,美元加权指数最多下跌近10%。可以说,美元币值的下跌,是美国当家者诱导的结果,也是美国财政部玩弄市场的魔术。

  欧元兑美元:周瑜打黄盖

  不是美元不愿再当大哥,也不是美国甘愿放弃这根指挥世界经济的大棒,而是大哥的代价太大了,大棒也变得沉重了些。当美国成功解决了伊拉克这一心头之患,总统大选的倒计时也开始了,再创新高的双赤字是那么扎眼。于是,既然不能靠强势美元吸取别国的营养,那么就要靠弱势美元来榨取他人的血汗吧。毕竟,在美国人眼里的老外们掌握了不菲的美元资产,美元贬值让财富再分配回美国的同时,又可赢得减少贸易逆差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当然,最好有人捧场。日本,道不同不足与谋;欧洲央行倒是不错,杜森贝赫的任期即将届满,爱面子的欧洲人在任期内实现将欧元扶上马、送一程的良好心愿还是有的,况且欧洲央行又有通货膨胀这根软肋,币值走高正好为其赚得降息空间。没想到,美国这边刚刚暗送秋波,欧洲那边就已经心领神会了。杜总裁便讲,“欧元上涨有助于缓解通货膨胀压力”、“是对前期下跌的修正”云云。于是,欧元在今年上半年一路高歌,汇价直指四年半高位1.1932美元,并为欧洲央行赢得了50个基点的降息幅度,为将通胀控制在2%界限以下立下汗马功劳。

  日本央行:我买、我买买买

  在汇市,日本央行的心思你根本不用猜。与美国相比,日本央行并不“犹抱琵琶半遮面”,其抑制日元币值以提振出口型经济之心可与日月同辉。

  最气不过的,是美国居然玩起了两面三刀的阴毒之术。美国大佬再怎么说经济增长率依然是西方工业国家之首不是?可小日本有什么呀,低无可低的利率,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银行坏账……与去年底的1美元兑125日元相比,汇价一天涨似一天,最高报115.03的两年高点,这不是拿日本当局往火里烤吗?想当年美日两国联手干预汇市,逝者如斯。到如今,日本央行只有赤膊而孤独地上阵了。今年上半年,日本央行为了平抑日元上涨,不断地买入美元、欧元,卖出日元,所花费的银子海了去了,单单第二季度就有600亿美元之巨。当然,没有成本的口头警告也象架在日元多头脖领的一把钢刀,时时刻刻明晃耀眼。6月30日,前财务省次官神原英资在记者面前炫耀日本央行的干预功效:“如果没有干预,美元兑日元可能已经跌至105;日本持续保卫115日元水平”。上半年结束时美元兑日元纽约汇市收报119.73,大大超过了日本央行的要求。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