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斯联储刊文称,过去两年工资仍出现上涨。

通胀是否真在疫情中侵蚀了美国人的工资增长?一些地区联储的经济学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达拉斯联储周二刊登博客文章称,尽管几十年来最高的通胀近几个月来已经侵蚀了工资,但过去两年的净效应仍然是正面的。研究人员发现,在调整劳动力构成变化后,这期间的工资出现上涨

研究人员Sean Howard、Robert Rich和Joseph Tracy在文章中称:

“尽管最近的实际工资增长为负值,但在疫情的这两年里,工人的实际工资是增长的。”

在此之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前总统欧巴马的前经济顾问杰森·弗曼在推特上出现意见分歧。克鲁格曼去年12月曾表示,实际工资自疫情前时期以来是增长的,但弗曼表示其下降了约1%。

美联储经济学家指出,现实情况更为复杂一点。研究人员使用劳工统计局月度就业报告的平均时薪数据,后者1月同比增长5.7%。

他们还考虑了消费者价格指数,这个衡量通胀的关键指标在1月份创下四十年新高。上月工资经通胀调整后下跌1.7%。

该研究还考虑了劳动力的构成效应。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当一大批高薪工人离开劳动力队伍之际,低薪工人则在进入劳动力市场,就会对薪酬产生负面影响。

当考虑这些变化并使其保持与历史趋势一致时,随着通胀率飙升,2021年第四季度实际工资下降0.1%。文章还指出,2019年首三个月的工资增速接近2%,当时的CPI大大低于现在水平。

免责声明:
本文源自网络,版权归第三方作者所有,相关授权事宜请联系原作者,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