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派认定股价波动具有趋势性与规律性,基本派与漫步派则否定股价波动具有趋势性与规律性。众所周知,科学是揭示规律的一门学问。要论证技术分析有无科学性,首先需对股市规律性问题进行探讨。  

四种规律  

《波浪理论》的译者王建军先生对自然辩证法有较深的造诣,他在此书的后记中写道:人类目前所掌握和运用的规律大体上可分为四种,它们的预测能力或准确性也各不相同。  

第一种是决定性(或确定性)规律。 

它预测的准确性几乎是100%,或者说在严格条件下就是如此。这是自伽利略、牛顿以来整个科学和人类所追求的理想工具和理想状态,这就是三四百年来决定论、机械论统治科学,影响科学的时代。可惜,自然界和社会经济界远非这么简单、乖巧,让人类轻易地就这么征服、驾驭了。  

第二种是统计性规律。 

用它作预测是允许有误差的,10%以下,甚至更大的误差都是可容忍的。从上个世纪以来,决定论无能为力的科学领域,统计性规律大行其道,特别是在热力学和量子力学领域。爱因斯坦和哥本哈根学派的长期论战,除去双方理论上的对立之外,在方法论上主要的分歧就在于如何看待和评价决定性规律与统计性规律在科学中的作用。  

第三种是模糊性规律。 

它甚至可以容忍20-30%的误差,因为它是建立在“互克性原理”之上的,它认为:认识或算度越精确,意义就越模糊。这种理论由美国的查得(zadeh)创立后,近二三十年来已有很大的发展。  

第四种是经验性规律。 

它不属于科学的范畴,不具有普遍必然性,倒更容易带有个人色彩,它对误差容忍的范围更宽,出现40%以上的预测误差仍可以认为此规律有效,只要预测误差不高于50%就可以了。  如果预测误差高于50%就与赌博、掷骰子无异了,这是由概率论中的“大数定理”证明过的。

巴菲特说:“让我再重申一遍:对我而言未来永远是不明白的。”一个人可以“预言”股市的趋势,就好象一个人能够预测一只鸟飞离树梢时它将从哪飞走一样,但那是一种猜测而非一种分析。既然巴菲特认定股市趋势无规律,不可测,那么他当然不信技术分析具有什么科学性了。他甚至挖苦说:“我们一直觉得股市预测的唯一价值在于让算命先生从中渔利”。  

随机漫步派也认定“股市趋势不可期”,技术分析的有效性和掷硬币的结果差不多,即50%左右。他们认为,股价波动如同随机漫步,上升与下跌的概率差不多。要说技术预测的准确度恐怕也会服从于概率论的“大数定理”。  

由于基本派与漫步派都抱定“股市趋势不可知”的偏见,因此他们绝不会费心去研究技术分析理论的。

正如墨菲所说:有的人因为所知有限,就说技术分析是“算命打卦”,这当然是偏见。然而技术分析也不是令您一夜暴发的聚宝盆。它是基于历史资料、心理学和概率统计规律之上的、预测市场的一种途径,肯定不会“放之四海而皆准”。但这门技术成功明显地多过失误,经受住了交易实践的历史检验。  

我们认为,任何一种股市投资理论或方法都不能拟定出总是有效与永远正确的投资策略。好在技术派比基本派和漫步派都更加重视风险管理,这样做即使判断失误也不会造成致命的打击。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