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亏损与盈利间均衡,最终盈利大于亏损,那就是胜利。但很多投资朋友就是不甘于止损,可能需要一次比较惨重的教训才会真正体会到止损的重要性。这样面临的不仅仅是金钱的损失还有心态上的打击。损单不可怕,套单才可怕。损单疼一时,套单愁千里。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反对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任何人出错都得付出代价,这是毫无例外的。当我是正确的时候,我不想亏钱。但我还是因为某项特殊的交易制度突然变化,付出了金钱代价。我把一些投资活动中的偶发事件铭记在心,它们不时地提醒投资者,凡是利润都要等到存入银行自己的帐户后才可以认为十拿九稳了。  

很多人说投资是一门艺术,没错。量化测试,大数据分析,AI增强,这些都是工具,最后使用这些工具的是投资人本身。再好的模型或者工具,也会因为使用方式的不同,而导致结果达不到预期。大量的研究指出,投资人根本不是理性的。投资人的行为偏见(Behavioral Bias),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投资人的决策。 

比如说,很多投资人总是觉得为什么账户总是表现不好?每天登陆账户,怎么总是觉得净值没涨几个点?其实这跟“心急水不沸”的道理一样:在现状和达到预期中间的过程,永远是煎熬的。当你过于关注现状,你总是会感觉目标离你很远。而你的现状和期望,又会反过来影响你的决策。

由于亏损厌恶带来的决策偏见,对投资人有3种最直接的影响:

第一,忍受不了割肉的痛——该割肉的时候不割肉,没有止损的机制,导致往往将股票卖在最低点。

第二,忍受不了短期亏损——发现价值股后,该坚定持有的时候不坚定,导致无法获得价值回归的增值。

第三,浮盈过早落袋为安——该追涨的时候不追涨,一波10%行情来了就跑,然后在市场涨到高位的时候,忍不住又跑进去。

亏损厌恶的影响会在这以下3种情况中被加倍地放大:

1、“心急水不沸”——频繁地查看账户,导致过多地暴露在厌恶亏损的影响中。

2、“短视的投资周期”——由于投资期限过短,导致出现亏损的概率增加,进而增加了亏损的痛苦。

3、“过于单一的投资”——由于单个资产的波动性很高,上上下下,增加了投资人面对亏损的次数。

亏损厌恶(Loss Aversion)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投资人的决策。投资人在有浮盈时,会更多的偏向确定性高的选项,希望能够保住盈利;而在有浮亏时,往往会偏向确定性低的选项,希望能够赌一把,赚回来。而这种决策上的偏见,导致了投资人忍受不了割肉的痛,忍受不了短期亏损,浮盈过早落袋为安。经常买在高位,卖在低位。

亏损厌恶可以说是很多其它的投资行为偏见的诱因:由于不能正确地权衡每种投资选项,投资人不敢轻易尝试,也不敢轻易放弃。在投举棋不定之时,遭受压力,往往容易寻找最近的记忆(Availability Bias),忽略了全盘的数据;或又过度自信(Over-Confident),或又盲目跟风(Herding),做出草率的决定;又或是单纯地寻找某种参照物(Anchoring),以求做出快速的决策。

从主观上,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行为偏见(Behavioral Bias),以求更好地作出投资决策。从客观上,改变自己大脑思考的方式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需要通过系统性的方式,强制减少自己暴露在亏损厌恶的影响下。

少看盘,多看书;少投机,多配置;不要过于关注当下。通过实证研究,加强自己的投资信心,将投资期限拉长,以求降低亏损的概率,并且减少做出不理性决策的机会。只有通过大量的回测、可靠的投资理念,和系统性的投资框架,投资人才能战胜自己天生的缺陷,才能在投资的长跑中胜出。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