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一个本地股票交易公司的老板,要求我给他的交易者做一次心理学培训。当他们听说一个精神病医生要来的时候,都感到很震惊,大声抗议说,“我们没有疯。”当经理告诉那些家伙们必须参加——否则离开时,他们才安静下来。一旦我们开始接触,并集中于心理学和资金管理时,结果就大不一样了。六个星期以后,第二组申请名单送过来了。

那家公司使用一套专用的日内交易系统。那套系统非常棒,两个最好的交易者每月可以使公司进账超过100万。其余的交易者也使用同一套系统,但赚得少些,只有少数几个亏损。

在我们的第一次研讨会上,一个交易者抱怨说他在过去的13 天中连续亏损。他的经理也在场,确认他是按照公司的系统交易的,但什么钱都没赚到。首先我是这样说的:我要向那些连续亏损了13天,还有勇气在第二天继续交易的交易者们脱帽致敬。然后,我问他交易了多少股,因为公司为每位交易者设置了一个上限。他被允许交易700 股,但由于连续亏损,所以自原降为500 股。

我告诉他要降到100股,直到他在连续两个星期中赢利的日子比亏损的日子多,并且总体赢利时为止。一旦他克服了障碍,他可以交易200股。然后,等持续赢利2周后,它可以交易300股,依次类推。每经过2周的持续赢利,他就可以多交易100股。如果他有周是亏损的,就必须下降一级,直到再持续赢利2周。换句话说,他必须从小仓位做起,慢慢增加,如果出现问题就尽快减少仓位。

那个交易者大声抗议,100股太少了,那样他什么钱都赚不到。我告诉他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因为较大的交易仓位也不会使他赚钱,他勉强开始接受我的建议。一周以后,当我们再次碰面时,他报告说他在五天中已经有四天赢利,并且总体是赢利的。因为他的交易仓位非常小,所以他只赚了一点钱,但他已经胜过那个游戏了。他在接下来的一周里继续赚钱,然后交易仓位上升到200股。在我们的下一次研讨会上他问我,“你认为那算疯了吗?”学员们哄堂大笑。为什么一个交易者在交易500股时亏损,在交易100股或200股时却赚钱呢?

我从口袋裡拿出一张10元的钞票,然后问是否有人愿意赚到它,他只要爬上会议室裡细长的桌子,然后从一头走到另一头,那张钞票就是他的了。有几个人举起手来。等一下,我说,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谁只要和我一起到我们这幢10层办公大楼的楼顶,然后用一块和这张桌子一样宽的木板横跨大街走到另一幢10层大楼的楼顶上去,我就给他1000元现金,没有人举手了。

我开始鼓励他们。那块木板将同我们的会议桌一样宽,一样结实,我们将在无风的日子进行,然后我当场支付1000美元。那与走过会议桌的需要的技术差不多,但报酬却要高得多。仍然没有人响应。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在会议桌上失去平衡,只需要跳下两英尺的高度就可以落在地毯上。但如果你在两幢大楼的楼顶失去平衡,你就会跌到沥青路上摔个粉身碎骨。

当风险级别上昇时,我们的表现能力却会下降。新手往往在小金额交易时赚钱。那使他们获得了一点经验和信心,于是他们加仓——开始亏损。他们的系统没有改变,但较大的仓位使他们有一点失去信心,思维也不再那么敏捷。大部分新手急于赚大钱,但是欲速却不达。

过度交易,尤其是指交易太大的仓位。可怜的期货交易者寻找保证金最低的经纪人。如果黄金的最低保证金是2000元,那个账户中有10000元的雄心勃勃的交易者可能会买进5份合约。每份100盎司黄金,只要黄金价格波动1元,他的账户就波动500元。如果黄金市场向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他就彻底完蛋了。如果黄金走势对他有利,他就开始相信自己已经发现了一条赚钱的金光大道,继续进行毫不顾及后果的交易,在下次交易中以破产告终。

那些道德恶劣的经纪人却鼓励过度交易,因为那会使他们赚到一大笔佣金。一些美国之外的股票经纪人,提供了一种10:1 的槓杆,你只要付1元,就可以买价值10元的股票。一些货币交易所提供100:1 的槓杆。

当一个带着水下呼吸器的潜水员从船上跳入水中时,有一个叫做章鱼的装置接在氧气瓶上。那套装置包括几条管子,一条伸到他的嘴部,一条伸到他的潜水衣中,还有一条伸到一个仪表中,指示他的氧气瓶中还剩下多少氧气。如果气压降得太低,他就没有足够的氧气回到水面,这就是为什么潜水对于新手和脾气暴躁的人是一种致命运动的原因。

进行一笔交易,就像去寻找宝藏。在海洋底部的岩石下面埋着黄金。当你挖掘的时候,记住不时看一下你的气压,在保证活命的情况下,你可以挖到多少黄金呢?海洋底部到处都是发现了巨大机会的潜水者们的遗骸。

专业潜水者首先考虑的是剩馀的氧气量。如果今天他没有挖到黄金,明夭可以继续来挖。他所要做的只是保存生命,然后再次回来潜水。新手却因氧气耗尽而自己杀死了自己。海底免费黄金的诱惑真是太强烈了。免费的黄金!这让我想起了一句俄罗斯名言——世界上唯一免费的东西就是老鼠夹子中的奶酪。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